欢迎访问冯晓青知识产权网! [请登录], 新用户?[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网站地图|English
当前位置:冯晓青知识产权网 > 案例选登 > 商标权案例 >  文章

2016年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广东微信互联网服务有限公司与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商标侵权纠纷案

来源:冯晓青知识产权网  作者:  时间:2018-01-27  阅读数:

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6民终3137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微信互联网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

法定代表人:鲜代贵,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辉,广东盛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

法定代表人:马化腾,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俊杰,广东翰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邱斌斌,广东翰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广东微启动力互联网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

法定代表人:鲜代贵,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辉,广东盛隽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岑伟涵,男,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公民身份号码。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辉,广东盛隽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广东微信互联网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微信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科技公司)、原审被告(以下简称微启动力公司)、岑伟涵侵害商标权与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2015)佛顺法知民初字第86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65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621日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广东微信公司、原审被告微启动力公司、岑伟涵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杨辉,被上诉人腾讯科技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赵俊杰、邱斌斌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广东微信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第三项,改判驳回腾讯科技公司要求广东微信公司停止在企业名称中使用“微信”二字的诉讼请求,广东微信公司无须向腾讯科技公司赔偿8万元;2.判令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腾讯科技公司负担。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法院判令广东微信公司停止在公司名称中使用“微信”字号,并向企业登记管理部门办理公司名称变更手续错误。广东微信公司同意一审法院判决广东微信公司停止在经营场所、网站等突出使用“广东微信”字样。事实上,广东微信公司在腾讯科技公司向企业登记管理部门投诉时,广东微信公司已停止了上述行为。但一审法院判决广东微信公司停止在公司名称中使用“微信”二字法律依据不足。首先,办理公司名称变更手续不属于民事责任。企业名称的变更涉及到行政部门的审批权力,显然不属于民事责任。其次,即使广东微信公司突出使用“广东微信”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承担责任的方式为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为了区分广东微信公司的企业名称与腾讯科技公司的“微信”商品(服务),法院可以判令广东微信公司在报刊、网站等渠道公告二者的区别。是否应当变更公司名称与广东微信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如果广东微信公司登记公司名称后一直不对外经营,也不对外宣传,就不会与腾讯科技公司的“微信”商品(服务)发生混淆。再次,一审法院并未认定广东微信公司的企业名称对腾讯科技公司的“微信”商标及商品(服务)构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而是认定广东微信公司突出使用“广东微信”字样构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腾讯科技公司未取得第42类“微信”商标[即技术研究;研究与开发(××);计算机编程;计算软件设计、更新、出租;计算机数据复原;把有形的数据和文件转换成电子媒体;计算机程序和数据转换(非有形转换);计算机软件咨询],只是取得第93839类“微信”商标。由于二者属于不同类别,广东微信公司突出使用“广东微信”字样不会对腾讯科技公司第93839类商标构成侵权。只能认定广东微信公司突出使用“广东微信”字样对腾讯科技公司的知名“微信”商标(服务)构成不正当竞争,而广东微信公司正常使用企业名称是不会构成对腾讯科技公司的知名“微信”商品(服务)构成不正当竞争。二、一审法院判令广东微信公司赔偿腾讯科技公司8万元,数额过高。即使广东微信公司突出使用“广东微信”字样构成不正当竞争,广东微信公司在本案立案前因腾讯科技公司在工商管理部门投诉已停止突出使用“广东微信”字样的行为。广东微信公司属于微小企业,目前尚无任何收益,严重亏损,而腾讯科技公司属于大型企业,故一审法院判决广东微信公司赔偿8万元明显过高。

腾讯科技公司辩称,一、一审法院判决广东微信公司停止在公司名称中使用“微信”字号并办理公司名称变更手续合理、合法。1.腾讯科技公司提供的“微信”软件产品及相关服务具有极高知名度。腾讯科技公司在第93839类均注册了商标,对“微信及图”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微信软件推出后,被社会各界广泛应用,拥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2.广东微信公司在公司名称中使用“微信”字号等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广东微信公司在公司名称中使用“微信”字样,在官方网站中使用“微信”及“微商会”字样,并在网站中宣传其成立于2012年,上述行为具有“傍名牌”、“搭便车”的主观恶意,违背诚实信用原则及公认的商业道德,属于擅自使用“微信”服务特有名称的仿冒行为和虚假宣传行为,易使消费误认为广东微信公司是腾讯科技公司的关联公司,广东微信公司的服务是腾讯科技公司提供的,造成和腾讯科技公司知名服务相混淆,违反市场竞争原则,对市场竞争产生损害,已构成对腾讯科技公司的不正当竞争。3.一审法院判令广东微信公司停止使用并限期变更其公司名称中的“微信”二字,于法有据。我国相关法律法规对“停止使用并限期变更企业名称”作为知识产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的责任承担方式有明确的规定。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经济形势下知识产权审判服务大局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第五条等均对此有相关规定。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法院有权判决侵权人变更企业名称。其次,在司法实践中已有大量的在先案例判令被告变更企业名称变更。二、二审法院对赔偿数额不应再予调低。一审法院判赔数额远低于腾讯科技公司的诉求,也低于腾讯科技公司的损失和广东微信公司的实际获利。考虑到其他因素,腾讯科技公司未对赔偿数额提出上诉,但二审法院对赔偿数额应予维持,不应调低。赔偿数额酌定方面可参考以下因素:首先,“微信”软件服务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其次,腾讯科技公司为维护权利所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广东微信公司侵权造成的经济损失;再次,广东微信公司注册资本高、运营规模大,实际获利远高于一审判决赔偿数额;最后,广东微信公司侵权具有主观恶意,即广东微信公司将企业字号登记为微信,注册地是腾讯科技公司所在地广东省,广东微信公司对腾讯科技公司的商标和服务了解、明知,广东微信公司所从事的经营活动与腾讯科技公司的微信软件服务相关,具有攀附腾讯科技公司知名度的主观恶意。综上,腾讯科技公司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微启动力公司、岑伟涵陈述的意见与广东微信公司的上诉意见相同。

腾讯科技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广东微信公司、微启动力公司、岑伟涵立即停止侵害商标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包括在经营的网站、办公场所等处不得使用“微信”及“微商会”字样;2.判令广东微信公司立即停止在其公司名称中使用“微信”字样,并向佛山市顺德区市场监管局申请变更公司名称中的“微信”字样;3.判令广东微信公司、微启动力公司、岑伟涵向腾讯科技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100万元;4.判令广东微信公司、微启动力公司、岑伟涵承担本案诉讼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249日,腾讯科技公司就一款名为“腾讯微信软件(简称微信)3.5”的计算机软件取得我国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证书号为软著登字第0395032号)。该证书记载软件开发完成日期和首次发表日期均为2011121日。

腾讯科技公司是第90859×××9号“微信及图”商标的注册人,该商标核定使用商品/服务项目为第9类的计算机、计算机外围设备、计算机软件(已录制)、电子出版物(可下载)、计算机程序(可下载软件)、电话机、与外接显示屏或监视器连用的娱乐器具、照相机(摄影)、动画片、视听教学仪器(截止),注册有效期自2013328日至202332×××日。腾讯科技公司还是第9085995号“微信及图”商标的注册人,该商标核定使用商品/服务项目为第38类的电视播放(截止),注册有效期自2014828日至2024082×××日;是第11140×××9×××号“微信及图”商标的注册人,该商标核定服务项目为第39类的物流运输、运输、汽车出租、电子数据或文件载体的物理储藏、快递服务(信件或商品)、观光旅游、安排游览、潜水服出租、旅行预订、交通信息(截止),注册有效期自20131121日至20231120日。

《腾讯2013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记载,2013年第一季度,“微信/wechat”合并月活跃量账户数为1.944亿。《腾讯2013年第四季度及全期业绩报告》记载,2013年底,“微信/wechat”合并月活跃量账户数为3.55亿。《我国微信用户超过4亿》(《人民日报海外版》2013年×××月25日第1版)刊载的内容称,2013年上半年,我国“微信”用户超过4亿。《微信改变世界》(节选)内容记载,“微信”于20111月正式面世,到2013年初用户已近3亿。《微信力量》(节选)记载,“微信”是互联网领域的一项重大发明。《互联网+在中国》记载内容称,“微信”是腾讯科技公司于2011年发布的社交网站,433天内用户达1亿,2个月增长到2亿,一些政府部门也使用“微信”向顾客提供服务。《2014年中国移动即时通信用户调研报告》记载,“微信”被评为2013年第二个中国用户使用过的移动即时通讯应用,也是第二个中国用户最常用的移动即时通讯应用。《2013年度Q3中国经济互联网核心数据发布》记载,20138月“微信”的用户月度浏览时长为×××.5亿小时,同比增长495.9%。《2012年中国网络经济总结报告》记载,“微信”是2012年移动应用的最大亮点。《2015年社交媒体影响报告》记载,“微信”软件渗透移动社交媒体终端,是最热门关键词之一。

20151229日,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在《关于将“微信”加入名称预核准保护词库申请的回复》函件中称:“鉴于‘微信’产品目前已成为国内家喻户晓的知名名牌产品,使用者人数众多,在国内、外影响巨大,根据《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和《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实施办法》等有关规定,我局将‘微信’录入企业名称(字号)管理库予以保护。”

20121130日,微启动力公司在佛山市顺德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登记成立,原名佛山市骆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后于2015526日变更为广东微企动力互联网服务有限公司,201582×××日变更名称为现名,法定代表人由刘某彬变更为岑伟涵,股东变更为鲜代贵、岑伟涵、顾晓、广州磐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登记经营范围为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201512月,微启动力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鲜代贵。

201412×××日,广东微信公司在佛山市顺德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登记成立,投资者为广东物联天下产业园有限公司、鲜代贵、岑伟涵、周宗、刘某彬,登记经营范围为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法定代表人周宗。201511月,广东微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鲜代贵。

根据腾讯科技公司提供的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资料,网站http://www.mamaweb.cn的备案主办单位为佛山市骆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微启动力公司前称),网站名称为“骆烨信息科技”,网站首页网址www.mamaweb.cn,网站登记负责人岑伟涵,审核通过时间为2013年×××月18日。

2015)粤广广州第192×××11号公证书记载,20151023日,腾讯科技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陶延年,向该公证处申请办理保全证据公证。在公证处公证员和该处工作人员的监督下,陶延年操作公证处的电脑进行保全证据行为,陶延年打开360安全浏览器主页,在地址栏输入http://www.mamaweb.cn,进入“广东微信互联网服务有限公司&微商会”的网站首页,点击图标栏的不同图标“关于我们”“公司动态”“企业风采”“最新产品”“精彩案例”“微销学堂”分别进入该网站不同预览内容;分别点击进入“微销学堂”内容里面的每一页的报道文章列表;分别截取以上进入的网页的电脑屏幕显示的内容。上述操作过程共进行了二十九次截屏操作。上述行为结束后,陶延年在公证处将截图打印共十五页。

上述公证书附件显示,http://www.mamaweb.cn网站的“关于我们”一栏介绍的是广东微信公司的情况,其中有“公司成立于2012年”字样;“企业风采”下方的图片显示有“广东微信互联网服务有限公司”“广东微信”字样;网站中还使用有“微商会”字样。

腾讯科技公司提供的与广东微信公司相关的部分网页打印件显示,广东微信公司与其他企业开展业务往来的新闻资料和图片中,广东微信公司是以“广东微信互联网服务有限公司”的全称对外开展业务。广东微信公司开设有微信公众号“双创平台”(帐号主体为广东微信公司,认证时间为20151026日),该公众号关于“双创平台”的介绍中称,“双创平台是广东微信互联网服务有限公司联合中国微信大咖俱乐部、中国中小企业联盟、腾讯唯一认证社群泰研汇社联盟共同打造的平台,用于落实XXX总理在沃达斯论坛上推崇的双创理念,具有鼓励消费者升级消费商,助力企业实现全员营业全员服务,是落实落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领导平台。”

诉讼中,腾讯科技公司称广东微信公司在其网站中使用的“广东微信”字样,与腾讯科技公司第90859×××9号注册商标构成近似。广东微信公司、微启动力公司、岑伟涵则认为,广东微信公司在网站中使用“广东微信”字样,因腾讯科技公司与广东微信公司的经营范围不同,且广东微信公司在“广东微信”字样前加上了公司标志,不会引起混淆,二者不构成近似。

庭审中,腾讯科技公司称其主张的100万损失赔偿额是根据广东微信公司注册资本高、规模大(如广东微信公司的相关网页打印件和广东微信公司微信公众号“双创平台”部分截图,反映广东微信公司持续、大规模从事相关商业活动);腾讯科技公司商标及知名服务特有名称的知名度及已经形成的美誉度;广东微信公司侵权主观恶意,即广东微信公司将企业字号登记为微信,注册地是腾讯科技公司所在的广东省,广东微信公司对腾讯科技公司的商标和服务名称了解、明知,广东微信公司的企业字号登记形式混淆度强,广东微信公司所从事经营的是直接与腾讯科技公司微信软件、服务相关,具有攀附腾讯科技公司知名度的主观恶意;腾讯科技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合理开支。

另查,本案中腾讯科技公司为公证取证花去公证费1430元,聘请本案律师支付代理费25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一、关于广东微信公司在其经营场所等处使用“广东微信”字样是否侵犯腾讯科技公司第

共4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文章
谊来陶瓷工业有限公司(沈阳)因与上海福祥旧瓷有限公司、上海亚细亚陶瓷有限公司侵犯商
上海弘奇食品有限公司诉邱雪伟商标侵权纠纷
广东省轻工业品进出口集团公司与香港TMT贸易有限公司商标权属纠纷上诉案
上海元和计算机系统集成有限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权撤销行政
浙江金剪刀服饰有限公司诉香港联邦圣罗澜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商标专用权权属纠纷案
网站创始人
个人简介:(学术)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知识产权法研究所所长、无形资产管理研究中心主任
北京大学法学博士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后
邮箱:fengxiaoqingipr@sina.com
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
个人简介:(实务)
最高法院案例指导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
最高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研究中心首届研究员
中欧仲裁中心仲裁员
深圳、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中国律协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审判研究会知识产权审判理论专业委员会委员
热点文章排行
联系我们更多>>
通讯处:(Zip:100088)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Zip:100088)
点击进入免费咨询>>

冯晓青教授◎版权所有2012-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ICP证号:京ICP备12039890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Zip:100088)

技术支持:律师营销网  您是网站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