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冯晓青知识产权网! [请登录], 新用户?[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网站地图|English
当前位置:冯晓青知识产权网 > 案例选登 > 历年知识产权名案 > 基他省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  文章

2016年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安少康与长江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海豚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案

来源:冯晓青知识产权网  作者:  时间:2018-01-27  阅读数: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鄂民三终字第00158

上诉人(原审原告):安少康,男,汉族,195257日出生,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系武汉大学外国语学院退休教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生林,湖北欣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正,湖北欣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长江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雄楚大街268号湖北出版文化城。

法定代表人:刘学明,该社社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虹,女,该社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水源,湖北省弘正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

上诉人(原审被告):海豚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雄楚大街268号。

法定代表人:李兵,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夏顺华,男,该公司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斌,湖北豪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安少康因与上诉人长江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文艺出版社)及上诉人海豚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豚传媒)侵害著作权纠纷一案,三方当事人均不服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鄂武汉中知初字第0061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3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安少康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刘生林、刘正,上诉人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虹、陈水源,上诉人海豚传媒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夏顺华、王斌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安少康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改判长江文艺出版社赔偿安少康经济损失458640元(人民币,下同),由海豚传媒对此承担连带责任;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长江文艺出版社、海豚传媒承担。事实和理由:1、一审判决将长江文艺出版社在2006年至20106月期间未履行通知义务、在安少康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与海豚传媒共同重印91000册本案图书的行为错误地认定为违约行为,并按合同约定的稿酬标准向安少康支付稿酬,适用法律错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在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竞合的情况下,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合同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这是法律赋予受损害一方当事人的选择权。本案查明的事实是,首次出版五年后,长江文艺出版社未经安少康同意,擅自许可海豚传媒以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名义出版、发行涉案图书120000册。一审法院无视安少康的选择,对于首次出版5年后10年以内印刷发行的91000册图书依照合同约定支付稿酬及逾期利息,变相减轻长江文艺出版社应当承担的侵权责任,大大降低了侵权方的违法成本,应当按照侵权责任的计算方式判决赔偿,即该部分的侵权损失为24元(图书定价)×91000册(200510月至2010613日期间发行数)×7%(版税率)×3(倍数)=458640元。2、一审判决认为“通知的义务在于确保安少康的修改权,在重印作品没有进行修改的情况下,两被告即使怠于通知,也不丧失依据合同进行重印的权利”,进而认定长江文艺出版社不侵犯安少康的复制权、发行权,曲解了涉案合同第十三条的含义。该合同第十三条约定“……首次出版5年后,乙方重印应事先通知甲方。如果甲方需要对作品进行修改,应于收到通知后10日内答复乙方,否则乙方可按原版重印。”“应”就是必须的意思,是强制性的,“事先”意味着不能事后通知;该句话是对安少康修改权的约定,“通知”是保障安少康修改权的前提,表达了两个独立的权利“知情权”和“修改权”。长江文艺出版社未履行通知义务、擅自重印91000册图书的行为侵犯了安少康的知情权和修改权。著作权法第三十二条第三款也明确规定图书出版者重印出版作品的,应当事先通知著作权人并支付报酬。3、一审法院认定海豚传媒参与印刷发行本案91000册图书部分,但又未判决海豚传媒对此承担责任,是对海豚传媒侵权行为的放纵和保护。涉案合同第七条明确约定“在合同有效期内,未经双方同意,任何一方不得将第一条约定的权利许可第三方使用,如有违反,另一方有权要求经济赔偿并终止合同”,海豚传媒仅凭其私下与长江文艺出版社达成的所谓协议,以长江文艺出版社名义大量参与委托印刷、发行本案图书,应当依法承担侵权责任。

长江文艺出版社、海豚传媒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长江文艺出版社与海豚传媒按每千字55元向安少康支付翻译稿酬16940元,并驳回安少康的其他诉讼请求;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安少康承担。事实和理由:1、一审查明的印数与事实不符。海豚传媒在证据保全时提交的书面说明存在笔误,2006年至2013年期间《巴黎圣母院》的实际印数应按照海豚传媒提交的印刷通知单和印刷合同中载明的合计数即111000册来确定;2、安少康要求按照其实际损失赔偿,未同意法院依职权在法定限额内酌定赔偿金额,一审法院主动依职权确定赔偿数额属判非所请,违反了“不告不理”的诉讼原则;3、一审法院按《巴黎圣母院》码洋以国家版税局版税标准上限的三倍计算确定安少康经济损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安少康翻译的《巴黎圣母院》系翻译作品,并非安少康原创,基本上没有创作和自由发挥的空间,大陆出版行业均与译者按照字数稿酬方式约定付酬,不采用版税方式付酬,译者的收入与印数没有关系;雨果原著的《巴黎圣母院》一书译者众多,安少康翻译的《巴黎圣母院》之所以印数较多,是因为《巴黎圣母院》系世界名著,有稳定的市场需求,再加上海豚传媒强大的销售网络,与安少康翻译的水平并无关系;并且,安少康在翻译界的知名度有限,即使是翻译大家,也仅是按照字数稿酬领取报酬。7%的版税标准的三倍,也就是码洋金额的21%,与出版行业利润率低下的公知状况不符;4、一审判决认定的安少康为制止侵权支付的合理开支与其实际损失不相适应,应予调减。

安少康辩称,1、长江文艺出版社、海豚传媒严重侵权、擅自发行涉案图书至少120000册,海豚传媒是接到一审法院证据保全裁定一个星期后才提交的书面说明,不可能存在笔误;2、海豚传媒认为一审违反“不告不理”的诉讼原则是对法律的曲解。一审法院是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的规定,按照安少康的实际损失计算赔偿数额的;3、涉案图书91000册和29000册均为侵权图书,均应按照版税7%的三倍计算侵权损失;4、一审法院按照翻译作品的标准计算赔偿金,与翻译作品独创性高低没有关系。“译者的收入多少与印数没有关系”一说只适用于合同约定范围以内,本案是侵害著作权纠纷,采用版税方式计算损失赔偿金符合法律规定。安少康翻译的《巴黎圣母院》质量和专业水平都堪称一流,该书的原责任主编罗公元先生曾在知名刊物“法国研究”上专门撰文,对安少康的译本予以高度赞扬。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确定著作权侵权损害赔偿责任的指导意见》(京高法发(200512号)第二十五条也规定,被告以报刊、图书出版或类似方式侵权的,可参照国家有关稿酬的规定,在国家有关稿酬规定的25倍内确定赔偿数额。一审法院按安少康的要求判决三倍赔偿,仅选择中间水平,并非上限;5、安少康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36690元,包含调查取证产生的合理费用和符合国家规定的律师费,于法有据,应予支持。

长江文艺出版社辩称,1、一审判决不符合国家版权局1999年《出版文字作品报酬规定》第九条、第十三条的规定;2、涉案图书销售连续性是市场行为。安少康的上诉请求和事实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应得到支持。

海豚传媒辩称,1、安少康主张2006年至2010年期间出版发行的91000册图书按侵权处理,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不符。安少康与长江文艺出版社2000614日签订的《图书出版合同》约定有效期为十年,长江文艺出版社在2000614日至2010614日期间享有安少康翻译作品《巴黎圣母院》的专有出版权。长江文艺出版社2005年至2010年未通知安少康出版涉案图书是违约行为,不构成侵权。2008年长江文艺出版社重印时,安少康已领取部分重印稿酬,安少康明知和同意重印的事实。因安少康长期生活在国外,长江文艺出版社一直在其账户上保留安少康的稿酬;2、安少康引用的计算损失文件是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指导意见,不是最高人民法院的指导意见;3、按照7%版税标准的三倍计算损失不符合相关规定。海豚传媒承认自己存在侵权行为,但应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安少康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确认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由海豚传媒参与策划和销售的署名为安少康翻译的《巴黎圣母院》一书侵犯其著作权;二、判令长江文艺出版社、海豚传媒停止侵害,并在《新闻出版报》上公开刊登经法院核准的道歉声明,向其赔礼道歉、消除影响;三、判令长江文艺出版社、海豚传媒共同向其赔偿经济损失600000元;四、判令长江文艺出版社、海豚传媒共同向其赔偿因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必要费用共计36690元(证据保全费250元、保全网页公证费1840元、企业信息查询费100元、证据保全代理费1500元和律师费33000元);五、一审诉讼费由长江文艺出版社、海豚传媒共同承担。一审庭审中,安少康明确本案的被诉侵权行为系长江文艺出版社、海豚传媒侵害其对翻译作品《巴黎圣母院》享有保护作品完整权、复制权、发行权的行为。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1999713日,安少康与长江文艺出版社就法国文学作品《巴黎圣母院》的中文译本签订图书约稿合同。2000614日,安少康(合同甲方)和长江文艺出版社(合同乙方)就授权出版由安少康翻译的文学作品《巴黎圣母院》中文译本事宜,签订图书出版合同。该合同文本共26条,对授权的地域范围、稿酬计算标准及支付方式、重印再版等事项以及双方的其它权利义务作出约定。《图书出版合同》第十一条约定:“以基本稿酬加印数稿酬方式付酬的,乙方应在上述作品出版后60日内向甲方支付报酬,但最长不得超过半年。……”合同第十三条约定:“上述作品首次出版5年内,乙方可以自行决定重印。首次出版5年后,乙方重印应事先通知甲方。如果甲方需要对作品进行修改,应于收到通知后10日内答复乙方,否则乙方可按原版重印。”合同第十四条约定:“乙方重印、再版,应将印数通知甲方,并在重印、再版60日内按第十一条的约定向甲方支付报酬。”合同第二十五条约定:“本合同自签字之日起生效,有效期为拾年。”该合同于2000614日签字。

200010月,根据上述图书出版合同的约定,《巴黎圣母院》一书的中文译本(ISBN7-5354-2117-2)由长江文艺出版社首次出版。该版图书署名包括“【法】雨果著”、“安少康译”,另标注有“世界文学名著丛书”、“王忠祥冯钟主编”、“出版:长江文艺出版社”、“发行:长江文艺出版社”、“字数:380千字”、“印数:15000册”、“定价:18.00元(简精装)”等信息。200012月,长江文艺出版社按基本稿酬13300元加印数稿酬1064元计算稿酬,并扣除税金1608.77元后,就已出版的图书《巴黎圣母院》向安少康支付12755.23元。200891日,长江文艺出版社出具的稿酬单记载了“书名世界文学名著典藏·巴黎圣母院”、“责任编辑程华清”、“出版日期2007-06-11”、“本次印数19000”、“累计印数19000”、“印数稿酬2021.60”、“实发合计1850.58”、“个调税171.02”等信息。安少康在该稿酬单上以及显示“稿费1850.58元”内容的现金支票上签名并领取了上述款项。

安少康提交的被控侵权图书显示,图书《巴黎圣母院》的封面有“世界文学名著典藏”、“全译本”等信息,版权页中显示有“【法国】维克多·雨果著”、“安少康译”、“责任编辑:罗公元沈婧”、“20123月第4版第6次印刷”、“ISBN978-7-5354-2117-3”、“出版:长江文艺出版社”、“发行:长江文艺出版社”、“策划:海豚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印刷:深圳市鹰达印刷包装有限公司”、“字数:380千字”、“定价:24.00元”等信息。与200010月由长江文艺出版社首次出版的图书《巴黎圣母院》相比,被控侵权图书增加了“名家导读”和若干插图,其它文字内容基本相同。安少康提交的公证书证据显示,海豚传媒、亚马逊等网站上有展示、销售上述图书的信息。

2014211日,一审法院根据安少康的申请采取诉前证据保全,海豚传媒向一审法院出具了书面说明,声明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巴黎圣母院》一书20061月至2013年共计印数120000册,书号为“ISBN978-7-5354-2117-3”,均由深圳市鹰达印刷包装有限公司印制。一审诉讼期间,海豚传媒提交的证据显示:湖北海豚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海豚传媒变更前的企业名称)于20063月至200711月期间委托凸版印刷(深圳)有限公司分5次印刷图书《巴黎圣母院》(全译本世界文学名著典藏)共计46000册,于20088月至20106月期间委托深圳市鹰达印刷包装有限公司分9次印刷了图书《巴黎圣母院》(全译本世界文学名著典藏)共计45000册,于20127月至20138月期间委托深圳市鹰达印刷包装有限公司分2次印刷了图书《巴黎圣母院》(全译本世界文学名著典藏)共计20000册。

安少康为本案的调查取证及委托代理人参加诉讼事宜,支出了证据保全费250元、保全网页公证费1840元、企业信息查询费100元、证据保全代理费1500元和律师费33000元等共计36690元。在20038月至20086月以及200810月至201010月期间,安少康因公长期在国外工作、生活。长江文艺出版社成立于1992311日,20091231日变更为现用名称“长江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海豚传媒成立于20051231日,曾使用“湖北海豚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的名称,2008418日变更为目前的公司名称。

一审法院认为,安少康将法国文学作品《巴黎圣母院》翻译成汉语,其对该翻译作品享有著作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第(七)项的规定,使用他人作品应当支付报酬而未支付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虽然安少康和长江文艺出版社就出版《巴黎圣母院》中文译本一事订立有图书出版合同,但安少康对于图书出版合同有效期内及期限届满后,长江文艺出版社、海豚传媒出版、发行其翻译作品《巴黎圣母院》的行为,选择以侵害复制权、发行权为由一并提起侵权之诉,符合法律规定。本案属侵害著作权纠纷。根据安少康与长江文艺出版社订立的《图书出版合同》第十一条、第十三条、第十四条之约定可知:1、长江文艺出版社在安少康的翻译作品《巴黎圣母院》首次出版后的5年内(即200010月至20059月期间),有权自行决定重印并无需通知安少康;在首次出版后的5年期限之外直至该合同届满日(即200510月至2010613日期间),长江文艺出版社有义务在重印前事先通知安少康,如果安少康无修改意见,长江文艺出版社仍有权按原版重印。2、在合同有效期内,重印、再版的付酬标准和方式与首次出版时的付酬标准和方式相同。安少康根据海豚传媒向一审法院出具的书面说明,指控长江文艺出版社在2006年至2013年期间出版图书《巴黎圣母院》共120000册的侵权事实。海豚传媒提交的证据,即16份印刷通知单和16份印刷合同,则显示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图书《巴黎圣母院》在2006年至20106月期间的印数为91000册,20106月后的印数为20000册,共计111000册。一审法院认为,安少康的证据书面说明与海豚传媒的16份印刷通知单和16份印刷合同均来源于海豚传媒,虽二者数据不完全对应,但两项证据的内容并不矛盾。考虑到该两项证据来源于海豚传媒,综合考量两项证据的证明内容,可以认定涉案被控侵权图书《巴黎圣母院》在2006年至2013年期间的出版印刷总量为120000册。其中,在2006年至20106月期间(即安少康和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图书出版合同有效期内),上述图书被出版印刷的数量为91000册;此后(即安少康和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图书出版合同有效期届满之后),上述图书被出版印刷的数量为29000册。长江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包括名称变更前的长江文艺出版社)以“长江文艺出版社”名义出版上述120000册图书,并在图书版权页上以出版者、发行者的身份署名,表明其是上述图书的出版者和发行者,对上述图书的复制、发行行为承担责任。按照安少康和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图书出版合同的约定,首次出版后的5年期限之外,长江文艺出版社重印图书应通知安少康。从查明的事实看,长江文艺出版社、海豚传媒没有有效证据证明履行了通知义务,但从合同条文看,通知的义务在于确保安少康的修改权,在重印作品没有进行修改的情况下,长江文艺出版社即使怠于通知,也不丧失依据合同进行重印的权利。长江文艺出版社在图书出版合同有效期内重印、再版上述91000册图书,是图书出版合同赋予的权利,是取得安少康许可的行为,并不侵犯安少康的复制权,发行权。但是,长江文艺出版社也负有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安少康相应稿酬的义务。长江文艺出版社虽提交了稿酬单(

共4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文章
2016年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孙新争与马居奎著作权侵权纠纷案
福建超大现代种业有限公司与安徽省农业科学院水稻研究所、合肥科源农业科学研究所确认
宗连贵等假冒注册商标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一
北京王致和(桂林腐乳)食品有限公司与桂林花桥食品有限公司侵犯商标专用权纠纷案(二
成都同德福合川桃片食品有限公司与重庆市合川区同德福桃片有限公司、余晓华侵害商标权
网站创始人
个人简介:(学术)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知识产权法研究所所长、无形资产管理研究中心主任
北京大学法学博士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后
邮箱:fengxiaoqingipr@sina.com
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
个人简介:(实务)
最高法院案例指导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
最高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研究中心首届研究员
中欧仲裁中心仲裁员
深圳、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中国律协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审判研究会知识产权审判理论专业委员会委员
热点文章排行
联系我们更多>>
通讯处:(Zip:100088)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Zip:100088)
点击进入免费咨询>>

冯晓青教授◎版权所有2012-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ICP证号:京ICP备12039890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Zip:100088)

技术支持:律师营销网  您是网站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