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冯晓青知识产权网! [请登录], 新用户?[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网站地图|English
当前位置:冯晓青知识产权网 > 案例选登 > 历年知识产权名案 > 基他省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  文章

2016年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兖州市量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与邹城兖煤明兴达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来源:冯晓青知识产权网  作者:  时间:2018-01-27  阅读数: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鲁民终1364

上诉人(原审被告):邹城兖煤明兴达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邹城市中心店科技工业园。

法定代表人:郁汀,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茂标,山东法至上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吴宝庆,男,1967313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曲阜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杰,山东公明政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何金良,男,198012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曲阜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杰,山东公明政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兖州市量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山东省济宁市兖州市新兖镇工业园区。

法定代表人:刘素华,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杜建国,男,兖州市量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志刚,山东开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邹城兖煤明兴达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兴达公司)、吴宝庆、何金良因与被上诉人兖州市量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量子公司)侵犯商业秘密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济民三初字第16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51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明兴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郁汀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周茂标,上诉人吴宝庆、何金良及其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杰,量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刘素华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杜建国、王志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明兴达公司、吴宝庆、何金良共同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量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量子公司负担。事实和理由:1、量子公司的甲带式给料机系通用产品,不存在技术秘密。涉案甲带式给料机明兴达公司早已经投入生产,量子公司也生产了相似的通用产品,因此不具有秘密性。2、一审法院认为本案无法进行技术秘密点比对错误。一审法院查封了三台甲带式给料机,明兴达公司仅因生产需要拆掉其中一台的电机,而电机属于通用商品,并非量子公司的技术秘密,一审法院查封的甲带式给料机并未遭受破坏,完全具备同一性比对的条件。3、一审法院认定明兴达公司、吴宝庆、何金良侵犯量子公司的客户信息秘密错误。明兴达公司系从公共媒体上获取靖远煤业王家山煤矿等客户的招标信息后,进行投标并中标的,没有利用明兴达公司的客户信息,未侵犯明兴达公司的客户信息秘密。4、一审判决吴宝庆、何金良承担责任错误。一审以推定方式认定明兴达公司侵犯了量子公司的商业秘密,但该推定不应适用于与明兴达公司建立劳动关系的吴宝庆、何金良。此外,何金良与技术秘密没有关系,而明兴达公司的销售业务均来自招投标,故何金良未侵犯量子公司商业秘密。综上,一审法院判令吴宝庆、何金良承担责任没有法律依据。5、一审法院确定的赔偿数额不当。投标文件为投标所用,存在夸大成分,明兴达公司2008-2010年仅销售了一台甲带式给料机,一审法院根据明兴达公司的投标文件认定明兴达公司的营业额、并判令明兴达公司赔偿300万元错误。

量子公司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事实和理由:1、涉案甲带式给料机是量子公司创造性研制的,该矿用专有设备不属于通用产品,故量子公司所主张的秘密点并非公知技术。量子公司的经营信息也是通过长年累月的辛勤付出而获得,这些信息并非通过公共渠道便可轻易获取,不为普遍知悉,具有秘密性。2、明兴达公司对保全的关键证据擅自撕毁封条,进行转移、拆卸,严重干扰诉讼的正常进行,并导致无法进行技术秘密的同一性比对,应对其违法行为承担不利后果。3、吴宝庆、何金良原系量子公司工作人员,二人将利用工作之便实际接触并掌握的属于量子公司的技术信息与经营信息披露给明兴达公司,与明兴达公司构成共同侵权,应承担共同侵权责任。4、一审法院调取的明兴达公司的投标文件显示其200820092010年度营业额共计66956.01万元,而甲带式给料机利润率高达40%,明兴达公司获利巨大。但明兴达公司在上诉状中编造虚假收入及销量,与投标文件中保证真实的自认的营业额自相矛盾。鉴于上诉人侵权持续存在,且时间长,侵权手段恶劣,给量子公司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一审法院判决赔偿300万元并不足以弥补量子公司的损失。

量子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明兴达公司、吴宝庆、何金良:1、立即停止侵犯量子公司商业秘密的行为;2、连带赔偿量子公司经济损失300万元;3、承担本案诉讼费、律师代理费及其他合理费用。

一审法院查明:量子公司系专业生产甲带式给料机的公司,于2001226日成立,经营项目为:“设计、制造、安装:机电设备、环保设备”。量子公司通过多种方式反复进行现场验证,历经多年,付出了巨大人力、物力与精力,研究出最佳的甲带式给料机工装工艺等机密技术。量子公司在经营过程中通过业务洽谈、参加行业展会等方式,形成了特有的客户信息。量子公司甲带式给料机产品销售至鲁、陕、甘、宁、内蒙古、豫、皖、辽等全国主要产煤省、市、自治区,给量子公司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

量子公司对于涉案商业秘密采取了一系列的保密措施。量子公司2006年颁发的《员工手册》、《兖州市量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保密制度》以及与职工签订的《劳动合同书》、《承诺书》、《量子科技人员在离职保密协议书》等都设有保密条款,规定了职工的保密义务。其中,《量子科技人员在离职保密协议书》对商业秘密的范围、保密措施、禁止行为及处罚等作了具体规定;《兖州市量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保密制度》对商业秘密的范围、密级分类、保密措施、保密环节、保密责任、罚则等作了详细规定;《承诺书》明确要求职工“决不与他人勾结,利用、出卖兖州量子科技有限公司技术秘密、商业秘密、经营秘密及商业信息”;《劳动合同书》第三十九条规定:“泄露商业、管理、技术、经营、信息机密等行为,甲方有权立即开除”;量子公司的生产车间门口也挂有“生产重地谢绝参观”的牌子。

20042月,吴宝庆到量子公司工作,系量子公司车间及供应科第一负责人,曾长期负责车间生产及采购生产物质等管理工作,其中包括甲带式给料机技术图纸的接收、甲带式给料机的制造、外协外购件的采购等工作。吴宝庆与量子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书》、《量子科技人员在离职人员保密协议书》,二份协议书均约定了保密义务。吴宝庆曾长期从量子公司领取并掌管甲带式给料机图纸,其中很多图纸并未归还。20063月,何金良到量子公司工作,担任销售部区域经理,后与量子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书》、《量子科技人员在离职人员保密协议书》,二份协议书均约定了保密义务。20097月,吴宝庆、何金良离开量子公司,后到明兴达公司分别担任副总经理、销售副总,负责生产、销售工作。

2011122日,一审法院依量子公司申请对明兴达公司进行了诉前证据保全,在明兴达公司厂房内对3台涉案给料机进行了查封,对可能涉及密点的部件贴上了封条,并当场告知明兴达公司要妥善保管查封设备等义务及相应法律后果,当场制作了证据保全笔录,并对保全过程进行了拍照、录像。2012817日,一审法院依量子公司申请对诉前证据保全的涉案给料机进行现场勘验,发现明兴达公司擅自撕毁了封条,并转移、拆卸了保全查封的给料机。对此,一审法院于2012821日作出(2011)济民三初字第165号罚款决定书,对明兴达公司作出罚款20万元的决定。明兴达公司提出异议申请,本院于201324日作出(2013)鲁民三复议字第1号复议决定书,予以维持。明兴达公司于20121022日将20万元罚款履行完毕。

一审法院依量子公司申请依法调取了明兴达公司《投标文件》、明兴达公司与郭家湾煤矿《采购合同》、与靖远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签订的《工业产品买卖合同》及发票二张、何金良名片一张。明兴达公司的《投标文件》载明,2008-2010年的营业额分别为:18682.46万元、21809.29万元、26464.26万元,三年营业额总计66956.01万元。《采购合同》于2011108日签订,合同金额为51万元。《工业产品买卖合同》于2011425日签订,合同金额为14万余元。何金良的名片记载,其为明兴达公司销售副总。

201342日,一审法院依量子公司申请并经明兴达公司同意对涉案技术信息(包括运输部分、驱动部分及导料、底架、保护部分等工装工艺)进行了委托鉴定。当事人双方共同委托具有知识产权司法鉴定资质的北京紫图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经过专业审查及现场勘验,北京紫图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于201547日作出北京紫图[2013]知鉴字第08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书作出如下主要鉴定意见:1、申请人量子公司所称其生产制造的甲带式给料机技术图纸中技术内容体现在产品中,产品已公开销售,所以不属于不为公众知悉,即不为非公知技术;2、专用加工工艺及工装设备中以下六点属于不为公众所知悉的技术信息(即为非公知技术):(1)滚筒端盖及轴承座压装器及使用工艺,(2)甲带式给料机专用胶带制造配方及工艺,(3)机底盘梁反变形工艺,(4)防跑偏轮槽孔防变形保持器及其工艺,(5)校面销轴定位器及防紧固立柱支撑件变形器工装工艺,(6)甲带式给料机导料槽底板最佳倾斜角度专用计算公式。

201410月,山东省科学技术厅专利保护技术鉴定中心依量子公司的申请对“甲带式给料机闸门制作工装工艺”等11项技术进行查新。山东省科学技术厅专利保护技术鉴定中心通过检索查对国外的数据库,分别作出了11份《科技查新报告》。上述查新报告认为:量子公司的1、“甲带式给料机滚筒工装工艺”;2、“甲带式给料机闸门制作工装工艺”;3、“甲带式给料机手轮弯圆成型机和齿轮定位器及工艺”;4、“甲带式给料机专用胶带制造配方及工艺”;5、“甲带式给料机机底盘梁反变形及机底盘校位工装工艺”;6、“甲带式给料机校面销轴定位器及防紧固支撑件变形器工装工艺”;7、“甲带式给料机导料槽底板最佳倾斜角度专用计算公式”;8、“甲带式给料机组对定位钻孔工装器工装工艺”;9、“甲带式给料机导料槽闸板导轨定位器及导料槽板斜度定位工装器与保形加固撑工装工艺”;10、“甲带式给料机甲带扩张拉紧工装器及其使用工艺”;11、“甲带式给料机二次密封定位器及其使用工艺”等11项技术信息,国内外均未发现有与上述11项技术信息相同的文献报道。北京紫图[2013]知鉴字第08号鉴定意见书认为上述14567技术信息中有6项为非公知技术。

另查明,2010517日,量子公司与靖远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物资供应公司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约定甲带式给料机的单价为15.999989万元,数量4台,型号为GLD2000/5.5/S2011425日,明兴达公司亦与靖远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物资供应公司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委托代理人为何金良,合同约定带式给料机的单价为7.199946万元,数量2套,型号为GLD800/5.5/S。明兴达公司销售同一客户的甲带式给料机的价格低于量子公司售价的一半。

再查明,1、明兴达公司于2002428日成立,法定代表人为郁汀,经营项目为:“生产、销售、修理机械电器设备,生产、销售节能灯、隔爆节能荧光灯;钢线材、板材、化工原料(不含危险品)、工矿配件、机电设备、五金电器、橡塑制品、劳保用品、仪器仪表、日用百货、土产杂品、建筑材料、轴承、家具、文具用品、体育用品、电子元件、水暖管件、润滑油销售。(涉及许可经营的须凭许可证或批准文件经营)”。2、量子公司为维权支付律师代理费用2万元、鉴定费用17.2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有以下三个焦点:一、量子公司主张的商业信息(包括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是否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以下简称反不正当竞争法)所保护的商业秘密;二、明兴达公司、吴宝庆、何金良的行为是否侵犯了量子公司的商业秘密;三、明兴达公司、吴宝庆、何金良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

一、量子公司主张的商业秘密(包括技术信息秘密和经营信息秘密)是否为《反不正当竞争法》所保护的商业秘密。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三款规定:“本条所称的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即受法律所保护的商业秘密须同时具备不为公众所知悉(秘密性)、具有经济利益与实用性(价值性)、采取了保密措施(保密性)三个构成要件。

(一)量子公司主张的技术信息是否为《反不正当竞争法》所保护的商业秘密。

鉴于本案明兴达公司、吴宝庆、何金良仅对涉案商业秘密的秘密性、保密性提出了抗辩,并未对价值性提出异议,故一审法院将结合量子公司主张的技术秘密的范围和内容、采取保密措施等事实及明兴达公司、吴宝庆、何金良的抗辩理由,对量子公司主张的技术信息是否为受法律保护的技术秘密进行确认。

1、北京紫图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作出北京紫图[2013]知鉴字第08号鉴定意见书的鉴定意见指出:“2、专用加工工艺及工装设备中以下六点属于不为公众所知悉的技术信息(即为非公知技术):(1)滚筒端盖及轴承座压装器及使用工艺,(2)甲带式给料机专用胶带制造配方及工艺,(3)机底盘梁反变形工艺,(4)防跑偏轮槽孔防变形保持器及其工艺,(5)校面销轴定位器及防紧固立柱支撑件变形器工装工艺,(6)甲带式给料机导料槽底板最佳倾斜角度专用计算公式。”明兴达公司、吴宝庆、何金良认为上述技术信息为公知技术或是普通数学公式、并非公知技术的抗辩主张无相关有效证据予以佐证,故一审法院对明兴达公司、吴宝庆、何金良的上述抗辩主张不予支持。北京紫图[2013]知鉴字第08号鉴定意见书作出的第2项鉴定意见,依据客观事实,论证充分科学,一审法院予以采信。即一审法院确认量子公司的以下六点专用加工工艺及工装设备中技术信息为非公知技术:(1)滚筒端盖及轴承座压装器及使用工艺,(2)甲带式给料机专用胶带制造配方及工艺,(3)机底盘梁反变形工艺,(4)防跑偏轮槽孔防变形保持器及其工艺,(5)校面销轴定位器及防紧固立柱支撑件变形器工装工艺,(6)甲带式给料机导料槽底板最佳倾斜角度专用计算公式。

2、《科技查新报告》认为量子公司申请的本案所涉十一项技术信息,国内外均未发现有与上述11项技术信息相同的文献报道。北京紫图[2013]知鉴字第08号鉴定意见书已确认其中第14567项技术信息中有六项为非公知技术,一审法院已予以确认。对于其他第23891011六项技术信息,明兴达公司、吴宝庆、何金良认为该六项技术信息系通用技术或可以通过反向工程的方式获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认为,“反向工程”是指通过技术手段对从公开渠道取得的产品进行拆卸、测绘、分析等而获得该产品的有关技术信息。当事人以不正当手段知悉了他人的商业秘密之后,又以“反向工程”为由主张获取行为合法的,不予支持。吴宝庆、何金良本是量子公司的职工,分别负责生产、销售,依工作职责完全具备掌握量子公司商业秘密的条件和可能,二人后到明兴达公司分别担任副总经理、销售副总,负责生产、销售工作,将其掌握的商业秘密非法披露给明兴达公司进行甲带式给料机生产、销售。另外,明兴达公司、吴宝庆、何金良以“反向工程”作为抗辩理由,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提供其“反向工程”的证据。明兴达公司、吴宝庆、何金良未能提交其主张的通过拆解同类产品获取相关技术信息的实际测绘、分析所获的技术数据,且明兴达公司已经通过非法的方式获得了量子公司的涉案商业秘密,故其“反向工程”的抗辩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综上,《科技查新报告》认为上述第2389

共5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相关文章
2016年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捷豹路虎控股有限公司与成都路虎商贸有限公司、南通诚荣
2016年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安少康与长江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海豚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2016年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孙新争与马居奎著作权侵权纠纷案
福建超大现代种业有限公司与安徽省农业科学院水稻研究所、合肥科源农业科学研究所确认
宗连贵等假冒注册商标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一
网站创始人
个人简介:(学术)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知识产权法研究所所长、无形资产管理研究中心主任
北京大学法学博士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后
邮箱:fengxiaoqingipr@sina.com
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
个人简介:(实务)
最高法院案例指导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
最高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研究中心首届研究员
中欧仲裁中心仲裁员
深圳、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中国律协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审判研究会知识产权审判理论专业委员会委员
热点文章排行
联系我们更多>>
通讯处:(Zip:100088)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Zip:100088)
点击进入免费咨询>>

冯晓青教授◎版权所有2012-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ICP证号:京ICP备12039890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Zip:100088)

技术支持:律师营销网  您是网站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