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冯晓青知识产权网! [请登录], 新用户?[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网站地图|English
当前位置:冯晓青知识产权网 > 案例选登 > 历年知识产权名案 >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  文章

章曙祥诉江苏真慧影业有限公司导演聘用合同纠纷案

来源:冯晓青知识产权网  作者:  时间:2015-12-09  阅读数: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布全国50个典型知识产权案例)

章曙祥诉江苏真慧影业有限公司导演聘用合同纠纷案

江 苏 省 高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苏知民终字第0185

上诉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江苏真慧影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南京市白下区中山南路4918D1座。

法定代表人张竹(又名竹卿),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林晓东,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 章曙祥(又名章家瑞),男,汉族,1958123日出生,居民身份证号码110105195801235412,住北京市海淀区黄亭子小区71306号。

委托代理人何永强,北京市中盾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江苏真慧影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真慧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章曙祥导演聘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宁知民初字第16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8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109日、101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真慧公司法定代表人张竹及其委托代理人林晓东,被上诉人章曙祥及其委托代理人何永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章 曙祥一审诉称,章曙祥与真慧公司签订《真慧影业电影<杀戒>项目总导演聘请合约》(以下简称《聘请合约》)。该《聘请合约》约定: 真慧公司 决定聘请章曙祥担任其计划摄制的电影《杀戒》的总导演,真慧公司向章曙祥支付酬金为税后现金100万元,真慧公司同意章曙祥的名字及职衔独立排名在该片片 头字幕上,章曙祥作为该片总导演,对该片的艺术创作具有最终决定权等。章曙祥依法、依约尽心、勤勉、尽职地全面完成了自己的总导演工作。电影《杀戒》从前 期筹备、开机到整个影片拍摄完成关机,其中每一场戏(除一场过场戏演员刘烨在肉摊打听孩子的戏外),包括摄影、美术、录音、灯光、置景、化妆、服装、道具 等艺术创作构想及具体制作都是在章曙祥指导下完成的。章曙祥对每一场戏的主要演员和配角,甚至是群众演员都亲自讲戏并指导他们进入完成角色;对每一场戏的 摄影机机位、现场镜头的位置、灯光效果的布置、总的镜头调度和运用、演员根据镜头走戏等细节,均亲自负责执导完成。尤其是在7月的酷暑中,在拍摄现场放监 视器的帐篷里温度高达50度以上的情况下,章曙祥仍不离开现场,坚持到底,直到拍摄任务全部完成。2012825日晚,担任总导演的章曙祥,担任导演的张竹(又名竹卿,真慧公司法定代表人)、主演刘烨、倪妮等集体登场亮相出席长春电影节闭幕红毯晚会。随 后《杀戒》影片在章曙祥总导演尽心、尽职的工作中完成了全部的影片剪辑作品工作。《杀戒》影片所有的拍摄画面都是在章曙祥亲自执导下完成的,而后期影片的 制作,章曙祥也亲自到机房去完成每一个画面的剪辑工作。章曙祥作为总导演对《杀戒》剧组和影片的艺术创作进行了全面且具有决定性的工作,并且参加了《杀 戒》剧组的全部拍摄、后期剪辑过程。因《杀戒》影片最终(公映剪辑)版本问题,真慧公司与章曙祥开始发生争执。真慧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竹(第一次担纲电影导演的电视制片人)置章曙祥精益求精剪辑的力图达到社会责任性、创作完美作品的文化艺术性和实现企业票房价值性三者高度统一的《杀戒》版本于不顾,未 经章曙祥同意,一意孤行擅自做主将自己盲目剪辑的《杀戒》版本制作完成后送往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电影管理局(以下简称国家广电总局)审查通过。章曙祥与 真慧公司分别剪辑的《杀戒》电影版本是两个艺术风格不一样的版本。2013226日真慧公司抛开章曙祥在北京举行“《杀戒》影片先导概念及预告片新闻 发布会”。从此次新闻发布会现场、相关媒体报道和双方短信中可知,已获得《公映许可证》的《杀戒》影片的导演为张竹(竹卿),并无总导演章曙祥的姓名(署 名权),且没有采用章曙祥最终剪辑的影片版本(作品完整权)。真慧公司为一己私利只字不提《杀戒》影片系总导演章曙祥的作品且将章曙祥完全排除在外的行 为,在社会上造成了《杀戒》影片只是张竹(竹卿)独立导演的电影作品的假象。另外,真慧公司还拒不向章曙祥支付合同约定的余下的20万酬金,其行为构成严 重违约。最后,如果真慧公司依约使用章曙祥剪辑的版本在国内和国际放映,会获得国际和国内电影节奖项,按照《聘请合约》第四条的约定,真慧公司应奖励章曙祥30万元,30万元的奖项是真慧公司履约后章曙祥可以获得的利益损失。因此,为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章曙祥根据我国合同法、著作权法和民事诉讼法等规定,诉至法院,请求判令真慧公司:1、即 时在其拟公映的《杀戒》电影拷贝显示主创人员(署名权)影片中,按照双方的约定将章曙祥的名字(章家瑞)及职衔(总导演)独立排名在影片片头字幕上;2、 按照双方的约定将章曙祥最终剪辑的《杀戒》电影作品(作品的完整权)报送相关部门并且公开放映;3、因以上两项违约行为赔偿章曙祥损失50万元;4、停止 其剪辑的《杀戒》电影作品的公开放映;5、按照双方的约定给付章曙祥总导演聘请酬金20万元及其利息;6、按照双方约定给章曙祥开具100万元的个人所得 税税票,即真慧公司聘请章曙祥给付酬金100万元的个人所得税税款及其由此产生的滞纳、延误等费用由真慧公司向税务部门缴纳;7、承担章曙祥由于本案而支付的公证、律师、差旅等费用;8、赔偿章曙祥精神抚慰金10万元;9、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庭审中,章家瑞将诉讼请求变更为判令真慧公司:1、 按照双方的约定将章曙祥的名字(章家瑞)及职衔(总导演)独立排名在电影《杀戒》片头字幕上;2、赔偿因其违约给章曙祥造成的经济损失50万元;3、按照 双方约定给付章曙祥总导演聘请酬金20万元;4、承担章曙祥由于本案而支付的公证、律师等费用41590元;5、赔偿章曙祥精神抚慰金10万元;6、承担 本案全部诉讼费用。庭审中,章曙祥明确真慧公司的行为既构成侵权,又构成违约,其选择按违约来追究真慧公司相应的民事责任。

真 慧公司一审辩称,章曙祥摆错了自己在《聘请合约》中的位置,严重违反了该合约的诸多条款,对投资人极不负责任。章曙祥提供的证据无法支持其错误的诉讼请 求,主要理由如下:1、投资方真慧公司拥有电影《杀戒》剪辑版本的最终决定权。对《聘请合约》第八条约定的艺术创作最终决定权的理解,应当按照合同的相关 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习惯来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聘请合约》中约定,章曙祥承诺,其同意向所有投资方负责。从该约定看,章曙祥要向投资方负责,即必 须服从投资方真慧公司的意愿。《聘请合约》第二条还约定章曙祥的工作职责是指导监督影片的剪辑,显而易见,“指导监督权”与“决定权”有着不同的权限范 围。从签订合同的目的来看,签订《聘请合约》是投资方真慧公司委托章曙祥对电影《杀戒》进行一定的艺术指导,将剧本拍摄成影片从而达到收回投资、获取投资 收益的目的,因此保证投资方真慧公司获取投资回报是签订双方合约的目的。从行业交易习惯来看,因为对影片投资最终承担责任的主体是投资方,所以影片重要事 项的最终决定权包括剪辑权皆应由投资方拥有,这是行业遵循的基本准则,也与“谁投资、谁负责、谁受益”的权利义务对等原则相一致。因此,章曙祥的艺术创作 不能凌驾于投资方真慧公司之上,其所谓艺术创作的最终决定权必须服从于投资方对影片的商业取向,即投资方真慧公司拥有影片艺术创作(包括剪辑)的最终决定 权。另外,《聘请合约》第八条中还明确约定,章曙祥“同意以刘恒的剧本为定稿蓝本……其他剧情结构不做大的改动”。但在剪辑过程中,章曙祥违背合同约定, 以艺术创作为借口,完全改变了原剧本结构。所谓的剧本结构,指的是剧本的叙事方式,原剧本采取的是时空互换的叙事手法,充分展示了男主人公内心的跌宕起伏 和人性的本我,这种叙事方式使一个平凡的故事更能引人入胜,但章曙祥剪辑的版本仅仅将过去时空发生的故事全部剪辑在一处,仅把过去时空的故事作为了背景资 料,没有了戏剧的冲突、现在时空的紧张气氛和戏剧的节奏感,完全破坏了剧本的故事结构,使整个故事变得平淡无奇。章曙祥的剪辑版本显然违背了合同约定的对 “剧情结构不做大的改动”的要求,并导致其丧失了《聘请合约》第八条约定的所谓艺术创作的最终决定权。2、真慧公司不存在任何违约行为。章曙祥已通过《声 明》和短信单方宣布退出影片后期制作,双方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均已同意终止履行合同,事实上也终止了合同的履行。真慧公司已在影片中将章曙祥署名为前期总导 演并支付了80万元报酬,故真慧公司已按约履行了合同。双方就影片的剪辑问题发生争议后,张竹作为导演、也代表投资方对章曙祥的剪辑版本提出修正意见,并 和剪辑师一起多次修改,与章曙祥沟通,但章曙祥完全置投资方的利益于不顾,更无视剧本的亮点和双方的约定,不接受投资方的建议,一意孤行,于2012 1011日向张竹发送了带有威胁性的《声明》和短信,主要内容为:影片如用张竹剪辑的影片版本所造成的一切损失与其无关、如给章曙祥的声誉造成不良影响 其将发布声明称该片不完全代表其艺术创作、后面的剪辑其不再参与等。而张竹也明确回应为对所有投资人负责,其不会用章曙祥的剪辑版本。此后章曙祥也未主动 联系过真慧公司,其实际也未参加影片的后期制作,故章曙祥用自己的行为和发布声明的方式表明自己已实际上终止了双方合同的履行,退出了影片的后期创作。因 影片的执行制片人佟增松是章曙祥推荐的,音乐、摄影及灯光指导也是佟增松和章曙祥推荐的,故在章曙祥退出后,上述人员集体退出创作剧组,导致电影创作工作 中断。真慧公司为此重新组织创作团队,进行音乐、灯光、动效、配音等后期创作。所以,真慧公司在影片中将章曙祥署名为前期总导演符合客观事实,也是对章曙 祥的尊重,更符合章曙祥声明的内容。章曙祥没有参与后期影片创作,其要求独立署名为总导演,既是对自己艺术的不尊重,对客观事实的歪曲,也是对别人创作成 果的掠夺。此外,章曙祥实际未完成影片后期的指导工作,真慧公司已按照合同第四条的约定,结合章曙祥参与工作的内容,支付了相应的报酬,章曙祥在诉状中主 张未完成工作的报酬20万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3、章曙祥主张经济损失50万元、精神抚慰金10万元以及维权费用不符合客观事实,也没有法律依据。由于 章曙祥不尊重原剧本,一意孤行致使双方合作终止,真慧公司重新组织创作团队,影响了影片的制作进度和发行档期,增加了制作成本,章曙祥的过错给真慧公司造 成的损失是巨大的,章曙祥没有产生任何损失,即使产生损失也应由章曙祥自行承担,其主张精神损失更不应得到支持。

真慧公司反诉称,在影片剪辑过程中,章曙祥无视制片人和投资方的要求,一意孤行,固执己见,在与导演张竹发生意见分歧的情况下径自离开剧 组,并强令他人退出剧组,至影片后期制作受到重大影响而一度中断,真慧公司和导演不得不重新洽谈电影音乐创作人。真慧公司对影片《杀戒》投资2000万 元,其中一部分是通过多方融资方式取得。由于章曙祥的退出和干扰,真慧公司原计划安排影片在20133月在全国公映的计划落空,致影片整整推迟数个月公 映,使得真慧公司不能及时收回投资,无法按时偿还借款,产生直接经济损失。此外,《聘请合约》第五条约定:未经真慧公司同意,章曙祥不得在电影片公映之前向第三方泄露剧情、演员、拍摄进度等与影片相关的一切信息。然而,章曙祥在《杀戒》影片公映的前夕,通过有关媒体、网络大肆散布对影片《杀戒》极为不利的信息,因而使该影片的票房受到影响,给真慧公司造成了更大的经济损失。故反诉至法院,请求判令章曙祥:1、 支付因违约给真慧公司造成的损失90万元; 2、立即停止对真慧公司名誉的损害并公开向真慧公司赔礼道歉;3、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庭审中,真慧公司将诉 讼请求变更为判令章曙祥:1、立即停止对真慧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张竹名誉的损害以及对《杀戒》电影商誉的损害,并在网络和《扬子晚报》等媒体上向真慧公司 公开赔礼道歉;2、支付因违约给真慧公司造成的损失90万元;3、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共6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相关文章
南京宝庆银楼首饰有限责任公司、南京宝庆首饰总公司诉南京宝庆银楼连锁发展有限公司等
麦格昆磁(天津)有限公司诉夏某、苏州瑞泰新金属有限公司侵害技术秘密纠纷上诉案
爱蓝天高新技术材料(大连)有限公司与湖南科力远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湖南凯丰新能源
天津天隆种业科技有限公司与江苏徐农种业科技有限公司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合并二
北京汉仪科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青蛙王子(中国)日化有限公司、福建双飞日化有限公司
网站创始人
个人简介:(学术)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知识产权法研究所所长、无形资产管理研究中心主任
北京大学法学博士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后
邮箱:fengxiaoqingipr@sina.com
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
个人简介:(实务)
最高法院案例指导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
最高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研究中心首届研究员
中欧仲裁中心仲裁员
深圳、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中国律协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审判研究会知识产权审判理论专业委员会委员
热点文章排行
联系我们更多>>
通讯处:(Zip:100088)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Zip:100088)
点击进入免费咨询>>

冯晓青教授◎版权所有2012-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ICP证号:京ICP备12039890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Zip:100088)

技术支持:律师营销网  您是网站第位访客